J'ai déjà vu la mer.Je ne peux pas faire semblant de ne pas vu.

[西仏]C'est la vie

        当安东尼奥带上安达卢西亚给他寄来的雪莉酒和熏火腿,一路马不停蹄地穿过了比利牛斯山,来到他的老邻居的地盘,太阳已经迫近山头了。他在座位上忍不住打了个哈欠,低头再次确认酒瓶是否还完好无损。

        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得我们的卡里埃多先生赶得这样狼狈不堪呢?其实不过是一通电话罢了。他那爱偷懒的恋人从巴黎的忙碌中悄悄溜走,南下到了普罗旺斯省的私人小屋里安安静静地窝着,然后拿起复古式的老电话拨通了他的号码,语气一如既往的慢条斯理:“安东尼,哥哥我想念你家的雪莉酒了…”末了还不忘补充一句“搭着熏火腿。”作为一个称职恋人的安东尼奥敏锐地听出了他的语气,那就是:如果你不带上这两样东西然后来找我的话,就自己看着办吧。

        以上就是我们的卡里埃多先生气喘吁吁地踏上最后一班小镇巴士的原因,幸好南法阳光收敛起了中午那种不晒死人不罢休的威风劲儿,颇为不甘情愿地借着风拨弄起田里的薰衣草,使它们左摇右摆,来抒发自己的不满。安东尼奥坐在摇晃的巴士里,专注地想象着太阳不可一世的模样,脸上挂着傻兮兮的笑容,以至于差点坐过了站。

        结结实实踩在大地上的感觉就是令人安心,他这么想着,加快了步伐,穿过薰衣草田一侧的小路,来到一间朴素的小屋面前,翻找着口袋,掏出钥匙麻利地开锁,推动了吱呀作响的木门。被牵动的铃铛随着他的动作发出清脆的声音,告知屋主有客来访。

        “弗朗,你在吗?”把怀里的食物稳稳当当地放在了桌上,安东尼奥往客厅探了探身子呼唤他的恋人,然而他并没有得到回应。像是习惯了恋人时不时发作的小脾气,他只是挂着笑无奈地叹了口气,把食物带到厨房里处理好,再从柜子里找出摆在老位置的两只酒杯,有些手忙脚乱地来到客厅里,而他的恋人正裹着薄薄的披肩,窝在沙发上盯着面前发出暖黄色光线的地球仪灯出神。

        安东尼奥放下了盛着熏火腿的盘子,开启了雪莉酒为两人分别倒上一杯,故意端起其中一杯在恋人的面前晃了晃。弗朗西斯这下才眨了眨眼睛,像个孩子似的用手背擦了擦,然后伸出指头点了点灯上的地图,目不转睛地对着他的恋人说话:“你看,安东尼,我们在这儿,就这么一点。”安东尼奥顺着他纤细的指尖望去,确实,那正是他们自己,不过由于比例有限,在类似俄/罗/斯那种大家伙面前小的可怜。

        弗朗西斯端起酒杯轻轻地抿了一口,靠在了安东尼奥的肩上,像是自言自语地呢喃着:“就这样粘在一起挺好的。”他的目光始终没有转向自己的恋人,而安东尼奥并没有介意,而是握住了他骨节分明的手,轻声接了一句:“是啊,挺好的。”

-End-

PS:其实我就是好喜欢地球灯嘛xxxx还有雪莉酒和熏火腿!!!

       以及看他们俩老夫老妻一样甜甜蜜蜜的多棒是吧xxx

       

评论(9)
热度(22)

© 瀬木Seki | Powered by LOFTER